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8140小说 > 寒门祸害

第1632章 圣人祭

寒门祸害 | 作者:余人 | 更新时间:2020-07-09 00:37:3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下官遵命,一定不令大人失望!”屠义英先是微微一愣,旋即进行拱手地道。

  他其实并不喜欢这个李肆,平日仗着有秦鸣雷撑腰,对他这位郎中倒不说不尊重,但有时能够会掉链子。现在让他推举新的典吏,这无疑是一个他想要的结果。

  林晧然仿佛做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决定,对着在场的官吏淡淡地道:“虽然本部堂是替正堂主持点卯,但诸位倘若有什么事,亦可现在向本部堂反映。”

  在点卯之后议事,这是各个衙门的惯例。

  仪制司和主客司归为林晧然分管,祠祭司和精膳司则是归为秦鸣雷分管,所以祠祭司和精膳司的官员不由得暗暗地交换了一下眼色,林晧然已然是想要行使代理正堂的权力。

  林晧然的喉咙发痒,却是轻轻地咳了一声。

  主宾司郎中何宾则是心领神会地上前,显得恭敬地询问道:“部堂大人,南洋诸位使臣到京已经大半月,他们这帮人已经问过好几回了,却不知何时能面圣呢?”

  如果说近期礼部最重要的事务是什么,那便是这帮由广东而来的南洋使团。

  只是南洋使团到京后,一直都被安排在会同馆,皇上不仅迟迟没有召见,亦没有任何章程交待下来,让到南洋使团只能干等。

  众官吏听到是这个事情,则是纷纷望向了林晧然,亦是想知晓皇上何时能够召见南洋使团。

  不过如果说那帮人催促,怕亦不尽是实话。毕竟会同馆天天好酒好肉招待着他们,还让教坊司的乐妓前去表演节日助兴,令到那帮土鳖可谓是乐不思蜀。

  众官吏心如明镜般,猜测着急的可能不是那帮南洋使团,而是这位林部堂,却是故意让何宾当众给他一个推动此事的由头。

  林晧然的脸上没有任何波动,轻轻地点了点头道:“此事确实不宜拖延,本部堂回头便跟正堂进行商议,不日给你答复!”

  “是!”何宾看到目的达到,便是恭敬地回应道。

  林晧然早已经练就了喜不形于色的本领,更不可能让人轻易看穿他的企图,便是环视在场的官吏又是开口询问道:“诸位,可还有事吗?”

  众官吏纷纷摇头,便是准备进行告退。

  祠祭司郎中屠义英却是一咬牙,上前进行拱手道:“部堂大人,圣人祭在即,却不知今年由谁前去比较合适呢?”

  祠祭司,主掌祭祀。这个看似清闲的部门,但实质事务并不少,每到十位先帝和诸位先后的祭日,他们则是要安排人员前往各个陵墓进行拜祭。

  武勋们能够出任总兵的并不多,太多都是在五军都督府挂一个闲职,而他们平日最常做的事情便是帮着皇上进行祭祀各位先帝和先后。

  像孝庄睿皇后忌辰遣彭城伯张熊祭,孝穆皇后忌辰遣广宁伯刘允中祭,仁孝文皇帝忌辰遣成安伯郭应乾祭等。

  除此之外,还有清明祭之类的节日祭等,而四月则是要举行孔子祭。

  先师孔子死后葬于山东曲阜,其后代被历朝历代封衍圣公。虽然到明朝不被朱元璋所喜,其地位比往朝有所下降,但孔圣人的地位仍旧超然。

  每年祭日,朝廷都会派遣大员前往山东进行祭祀。只是跟着祭祀先皇和先后不同,这个人选则是由词臣出任,且通常都是朝廷的大员。

  咦?

  众官吏当即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先是困惑地望了一眼不按章出牌的屠义英,然后纷纷扭头望向了林晧然,亦想知道林晧然会做出什么样的回应。

  林晧然却是深深地望了一眼屠义英,同样没想到屠义英会将这个事情当众抛出来,只是稍微做出了权衡,便是不动声色地询问道:“屠郎中,前年和去年可是袁阁老前往?”

  虽然徐阶上台之后,抛出了“共票”的口号,但徐阶却总是设法“支开”袁炜,先是让袁炜主持修撰《兴都志》,更是将孔子祭这种事情推给袁炜。

  只是前往山东祭祀孔圣人固然风光,但地方官员都知道要千方百计往京城里钻,这离开京城相当于远离权力中枢,而孔子祭更没有什么油水可捞,固而这其实不是一件好差事。

  事情之所以总落到袁炜身上,更多还是徐阶想要借机将袁炜支出京城,而袁炜偏偏无法在这个事情上进行推脱。

  林晧然对这个安排却是有了不一样的想法,便是做出决定地道:“圣人祭不能总劳烦袁阁老!现在袁阁老协理元辅票拟,可谓是日理万机,本部堂以为此次可提议由董侍郎代往!”

  这个举动其实包含着一些私心,董份这个人颇得皇上器重,亦是“准阁老”之一,更是吏部衙门的老牌左侍郎。如果能够借机将他支开京城一些时日,对他岳父其实是有利的。

  “下官知晓!”屠义英的脸上没有流露任何的异色,显得恭敬地回应道。

  众官吏则是暗暗地交换了眼色,深知这个事情怕又要揪起波澜。不说林晧然有将手伸向雷鸣雷的地盘之嫌,且现在选董份而弃袁炜,这人选的问题怕是要在朝堂上揪起争端。

  林晧然却是没有当一回事般,对着在场的官吏淡淡地道:“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那便都回各自的衙署忙碌吧!”

  众官吏对着林晧然恭敬地行礼,然后纷纷返回各自的衙署。

  只是这个石子已经投了下去,事情注定要揪起波澜,而最先受到冲击的自然还是本部衙门。

  右侍郎衙署,签押房。

  秦鸣雷阴沉着脸,一把将桌面上的茶盏抓起来,结果滚烫的茶水溢了出来,有些茶水流到手掌上,疼得他当即龇牙咧嘴并惊呼起来。

  “部堂大人,请息怒!”精膳司郎中刘仲达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带给秦鸣雷,看着他如此大的反映,却是急忙进行劝道。

  奏鸣雷将茶盏丢下,烫得他急忙甩手,看着面前的一个板凳,气得又是一脚踢了过去,结果板凳并没动,痛得他直捂脚趾头嗷嗷直叫。

  仆人急忙上前扶住他,这才没让他摔倒在地,但整个人亦是开始老实下来。

  奏鸣雷在另一张板凳坐下,显得满腔怒火地骂道:“他当真是什么都敢插手!这祠祭司是我分管的,他林若愚凭什么伸只手过来!”

  精膳司郎中刘仲达看着秦鸣雷如此大动肝火,心里则是暗叹一声,却是选择默不作声。

  话虽然说得没错,但林晧然其实亦不算过份。毕竟他们精膳司和祠祭司虽然归属秦鸣雷分管,但却是隶属于礼部,现在林晧然代表正堂主持点卯,而屠义英将事情抛出来,他却是能够对祠祭司的事务进行插手。





寒门祸害最新章节http://www.8140.cn/hanmenhuoha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超级神基因网游之末日剑仙纵猎天下英雄联盟之传奇正盛网游之三国无双英雄联盟之灾变时代三国之王牌大领主王者荣耀之巅峰网游之天谴修罗网游之神级吞噬系统